下沙小可爱

抱图、转载请注明出处呀~谢谢合作^O^

天下唯有美景美食美人不可辜负~

已入全职坑,目测短时间内难以爬出= ̄ω ̄=
主食韩叶,伞修,喻黄,双花,林方,肖戴,以及不带刘白告玩耍…
窝内囤积各类美味的文字~欢迎来玩

[韩叶]百鬼夜市(下)

青山为雪:

上篇在这里→【百鬼夜市(上)】

————


月上中天的时候,叶修手里的扇子上已经盖满了各种印章。

他们作为四肢俱全、五官正常、能跑能跳的活人,在各种摊位游戏上还是挺占优势的。偶尔看到纸化身的妖怪去玩钻火圈,或者兔子精参加烤肉大赛之类,他们都会忍不住同情起那些勇往直前的非人们。

只是在去占卦摊的时候出了点岔子,那个头上扎着纱巾的人看到韩文清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把手里的一堆蓍草全塞给他了——叶修趁摊主神志恍惚的时候抓起印章戳了一下,然后放下蓍草拉着韩文清逃之夭夭。

“现在就剩下一个摊子没去了。”叶修研究着扇子上的图案,“按这地图画的,应该就在这附近吧?”

“你是说那个?”韩文清往不远处一指。

叶修一抬头,就看到一个被里三层外三层围满的场地,顿时觉得颇为不妙。

等他们挤过去的时候就发现,还是低估了夜市上围观群众的热情。场地里面掉着不少眼珠子——字面意义上的滚落一地眼珠——还有鬼怪们在起哄的时候会把脑袋、骨头或者什么奇怪的身体部件抛上天空,叶修眼睁睁看到旁边两个抛头的鬼互相接住了对方的头,然后没当回事地安回了自己脑袋上。

“这随随便便换头不会有问题吗?”他不禁咋舌。

其中一个换了头的鬼眨眨眼睛:“不对,在下的眼睛没有近视啊。”

“可我们都是两只眼睛,别太在乎罢。”跟他换头的鬼道。

“说的在理。”前一只鬼扶着差点掉下来的头,严肃地赞同。

“……”叶修心情复杂地问旁边的人:“你觉得咱们死了之后也能这么豁达吗?”

“那就尽量别掉头。”韩文清思考了一下,如此回答。

叶修:“那大眼不是很占便宜,靠眼睛认头的话,他根本就不会被认错嘛。”

韩文清:“……”你这时候都不忘黑一黑吗。

他们两个穿过鬼群来到了摊位边,这里的横幅上画着一些图案,下面配着小字说明——什么油炸虫子,酱腌蝴蝶翅膀,糖醋爪子之类的东西。长着牛头的摊主招呼道:“又来了新的勇士,欢迎欢迎!”

“老板,这摊是干什么的?”叶修努力不往摊子上那堆暗黑料理上看。

“这是考验有难同当的游戏,”牛头摊主甩着鼻环说,“两个人要一起吃这些有难度的东西,你们可以看看摊子上都有什么……”

不过此刻两个活人的注意力都被摊子前面的一对独眼鬼吸引了。两个大块头分别衔着一根长长带毛爪子的一端,边咀嚼边吞咽,越凑越近,最后那根爪子终于咔吧一下断了。

围观群众发出一阵叹息。

叶修:“——我这辈子都不能直视pocky game了。”

韩文清:“那是什么?”

叶修:“总之是和这个吃爪子游戏有点像的活动,别在意细节。”

俩人对这个游戏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不过为了飞越疯人院回到正常世界,说不得也得努力一把。他们硬着头皮在摊子上找正常点的食物时,叶修忽然指着边上的一个东西问:“那个是什么?”

“是种叫巧克力的东西。”牛头人摊主看了一眼,“是神犬大人提名的可怕食材,据说危险程度很高,你们要尝试它吗?”

叶修:“……”狗不能吃巧克力这个说法原来是真的?

“就它了。”他果断地说,抓过了那块锡纸包着的巧克力。它看起来是掰开来的半块巧克力板,大约两根手指宽,巴掌长;叶修剥开包装,干脆利落地咬住了一端。

“噢噢噢噢他吃下去了!”围观群众爆发出欢呼。

叶修开始觉得搞不好鬼也是不能吃巧克力的,要不然这帮人为什么一副在看荒野求生的兴奋劲儿——而韩文清不知怎么的有点犹豫,叶修叼着东西说不出话,只用眼睛瞪他,勾勾手指示意他快点。

“我不爱吃甜食。”韩文清说。

然后他把没绑住的那只手搭在了叶修的肩膀上,稍微低下头,衔住了巧克力的另一端。

那张具有强烈压迫感的面孔离得如此近,叶修却没有什么紧张的感觉,部分原因是周围群情激奋的声浪实在太让人出戏了。他琢磨着刚刚韩文清说的那句话,心想这说不定是叫自己多解决点巧克力,免得他被这甜的要命的东西腻死呢。

于是他加快了一点速度,鼓着腮帮边咬巧克力边靠近过去。

当巧克力的味道充满口腔的时候,他也觉得这玩意真不是一般人能抗住的,甜的让人喉咙发麻,黏糊糊的感觉挥之不去;他抿着嘴唇,还要控制力道小心不要把巧克力咬断,一边小心翼翼地咽了下口水。

韩文清板着脸,跟往常一样带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不过叼着糖的动作相当有损他的凶残形象。叶修嚼了半天巧克力,发现对方还基本没动,不得不提醒他:“嗯嗯嗯嗯?”

韩文清:“……?”

叶修用眼神告诉他快点吃要不然就巧克力就要化了。

也不知道韩文清有没有接收到他的信号,反正他还是一副八风不动的模样,只是巧克力往他那面缩进了一点点。

围观群众显得热火朝天,一部分摇旗呐喊,一部分摇头呐喊,摊位边顿时变成了神经病的欢乐海洋。随着巧克力慢慢被他们吃掉,两人离得越来越近,叶修头上不由自主地冒出了点冷汗。

这时候他不小心动了一下,两个人中间那短短一段巧克力弯出了一个危险的弧度,眼看就要断掉了。

——都到这了还要游戏失败功亏一篑吗!

叶修还没来得及作出什么补救的措施,韩文清就已经先他一步采取了行动;他抓着叶修的肩,俯身上去一口就把剩下的巧克力咬进了嘴里,顺便撞上了对方的嘴唇。

围观群众:“YOOOOOOO——”

叶修猝不及防地呜了一声……磕到牙了。

他觉得好像嘴角有点碰破了,下意识地想去舔一下,结果正好擦到韩文清刚离开一点的嘴唇。俩人都有点没反应过来,叶修一脸淡然地后退了半步,抹了抹嘴。

甜死了,他想。

在看热闹那群鬼的欢呼中,牛头人摊主给他们盖了一个大印戳。“这就是所有的摊子了吧?”叶修问。

摊主拿着扇子仔细看了看,摇摇它的牛头:“还有一个,不过不是摊子,在另一头呢!”

扇子上画的地图深有泼墨山水的风范,笔画隽永意境悠远,就是让人搞不太明白它具体画的是啥。韩文清问明白路之后,就拉着叶修走了。

叶修边走边说:“咱是不是该弄点东西喝,甜也甜死了……”

“我们又没这边用的钱。”韩文清说。

“两位活人客官,咱们夜市上,以物易物的也有。”旁边路过的一个满脸都是头发的姑娘好心道,“你们要是带着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去摊子问问看说不定也能换呢。”

叶修笑眯眯地跟她道了声谢,转过来翻自己口袋的时候,发现出来的仓促,兜里就揣了几张纸币。他转向韩文清:“老韩你……”

韩文清已经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支烟,从路边一个青蛙摆的摊子上换来了一杯荷叶包着的水。

“烟——”叶修作尔康手状,“你怎么把烟换出去啦!等等你身上怎么还带了烟!”

“就一根。”韩文清面无表情,大有“换都换了不爽打架啊”的架势,“再说巧克力不是戒烟吗,你都甜死了还抽什么抽。”

他一手举着荷叶杯,一手把还试图从那个青蛙摊主手里弄回烟的叶修给倒拖走了。

两个人要去的地方在夜市的另一端,他们沿着两边摆满摊子的长街前行,周围鬼来鬼往、妖水狗龙,别有一番打开方式错误的趣致。摇曳的蜡烛从天上飘过,摊位前点着的各色花灯也多半自出心裁,摩肩接踵的妖魔鬼怪们在这夜市里尽情欢笑,洋溢着烟火气的夜空灯火通明——两个活人走在其间,几乎也要被这气氛感染了。

手牵着手逛夜市什么的,叶修想,简直……比那啥还那啥啊。

他们两个早就习惯了绑着手的红线,已经不再互相绊倒了,不过他们握在一起的手也没松开。叶修感觉对方拿过来了什么东西,一低头,发现是那个荷叶杯子。

“喝吧。”韩文清把那个杯子往他这边递了递。

他举起空闲的那只手,表示自己还拿着扇子腾不出手来,韩文清倒也没说什么,只把手抬高了点。荷叶杯里戳着两根不知道什么植物做成的吸管,好死不死扎成了一个心形,叶修于是不客气地凑过去,就着对方的手喝了两口。

杯里的东西有点像酸梅汁,酸酸甜甜的味道还不错,有效缓解了那个甜到腻死人的巧克力留下的阴影。韩文清也喝了点,他们就边分享着这杯饮料,边混杂在这喧哗欢笑的鬼群里,往最后一个目的地走去了。


“你们谁来蒙眼睛?”山洞口前,人面蛇身的姑娘嫣然一笑。

看着她尾巴上捧着那条方巾,两个活人面面相觑。

这个夜市不愧是狗……鬼开的,里面无奇不有,比如这前面就凭空出来了个山洞;要穿过去参加最后的防火英雄选举大会(叶修:这名字还能更乡土一点吗),按照规则两个里面得有一个蒙着眼睛,让另一个拽着他走。

“为了对付那些眼睛特别大的,我们还准备了各种适用性的蒙眼布。”人面蛇女士如是说。叶修在她背后看到了床单、帐篷、还有麻袋。

“你来蒙眼睛呗,”叶修拿过方巾,“身为人型GPS,哥的经验可是相当丰富。”

“万一出点问题,你能扛得动我吗?”韩文清指出了问题的重点。

叶修从头到尾打量了一下对方,然后默默转过身,让人面蛇帮他把蒙眼布系在了脸上。

一旦视觉不再提供任何信息,人很容易就会陷入迷茫中。叶修耳边传来夜市上人潮涌动的模糊喧哗,人面蛇姑娘祝他们一路平安的话,以及韩文清简短的道谢——然后他就不再出声了,只有那握着叶修的手,一如既往地传来令人信赖的感觉。

——然后叶修砰地撞在了某人后背上,差点眼泪都下来了。

“老韩你还能不能行!”他捂着鼻子艰难道,“能不能别在我刚觉得你很靠谱的时候破坏气氛啊!”

“你觉得热吗?”韩文清问。

“不热啊。”叶修有点疑惑,随即有点明白过来,“你看到什么了?”

“一片火海。”韩文清说,然后拉着他的手往前走去。

“怎么听着那么吓人呢,”叶修捏了捏他,“上刀山下火海的?”

“是假的,因为你感觉不到。”韩文清停顿了一下,“因为我能看到,就觉得很热。”

叶修说:“你的手一点都不热。”

“你也是。”韩文清回答,“所以就没关系。”

叶修露出了一个无声的笑容,不过因为蒙脸布有点大,估计对方也看不见。

他渐渐领会了这里为什么一定要一方蒙住眼睛了。那些韩文清能看到的可怕景象都只是幻觉,而看不见的人则什么都感觉不到——领路的那个人要穿过那些幻觉带着他前进,而只要还有个没被影响的人在,他们就不至于彻底寸步难行。

“老韩,”他说,“给我讲讲咱们周围都有什么吧。”

“很多火。”韩文清描述道,“我们走在独木桥上。”

“木头桥还没被烧烂吗,真不科学。”

“现在是水了。有个湖,三角形,漂着荷叶,还有青蛙和划船的女人。”

“有妹子啊,漂亮不?”

“她们没有脸。下雪了,注意脚下,我们走到冰上了。”

“我没感觉滑,这也是幻觉?”

“应该是。”韩文清停下脚步,叶修也跟着停下,“我们上了一艘小船。”

“有人划船吗?”

“没,船自己在动。天上很多星星。”

“老韩你竟然会说‘天上很多星星’这种话吗!”

“因为离得很近,快要掉到我们头上了。”韩文清说,“感觉也是假的。”

“能够着不?”叶修怂恿道,“摘一个试试?”

他感觉自己的手被牵着抬起来,伸向高处——他下意识地张开手掌,然后抓到了一块凉凉软软的东西。

“我去真的摘到星星了?”叶修大惊,“到底是什么玩意?”

“好像是吃的。”韩文清掰开他的手,在他掌心里不知道鼓捣什么,从触感上好像是一块包装软纸被拆开了,“——做成星星的点心。”

“都能加入肯德基豪华午餐了!”叶修乐了,“来来给哥尝一口——”

他正说着话,嘴里就被人塞进去了一块软绵绵的东西,他下意识地一抿嘴唇,咬住了韩文清的手指头。

韩文清:“……”

叶修讪讪地松开了嘴。“自从来了这个狗办的夜市,”他嚼着点心咕哝道,“好像被传染了点什么奇怪的习性汪……”

“你消停点吃吧。”韩文清忍无可忍道。

点心尝起来像是糯米裹着豆沙,叶修觉得挺好吃想要再抓一个的时候,韩文清重新牵着他迈出步伐,看来已经下船了。

“我们到了没?”叶修问,伸手去抓蒙眼布,却发现拽了几下拽不下来。

“没有。”韩文清拖着他走了几步,好像是去看指示牌了,“这边走,要去那个桥上。”

四周不是人的东西渐渐多了起来,他们偶尔会碰到一两个鬼怪的肩膀,叶修就这么跟着对方一路穿过人群,虽然什么都看不见,却不觉得多么不安。

韩文清停下脚步。“有台阶,”他耐心地说,“只有四级,上面就是斜坡。我说一,你抬脚往前迈……”

叶修小心翼翼地迈了一步,踩实在了台阶上。

韩文清:“好,下面你就凭感觉走吧。”

叶修:“……”太不负责任了吧!

话虽这么说,但是韩文清还是握紧了他的手,两个人安全地走上了台阶。往高处稍微走了几步之后,韩文清停住了,好像是转了个身;叶修感觉脑后系着蒙眼布的结被一只手拨弄两下,刚才怎么也拽不下来的方巾就从脸上滑了下来。

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韩文清那张像是通缉令上的脸近在咫尺。

叶修捂住了心脏:“老韩你是打算吓死我吗……”

韩文清拿起他手里的扇子,上面最后一个印章也盖上了。

“我们是第一个到的。”他说。

叶修感觉眼前一花,夜空上忽然迸出万道光芒。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去。第一朵金色的烟火把整个地面都照亮了,包括他们此刻站着的拱桥,还有下面熙熙攘攘的鬼怪们——仿佛跟从着无声的号令,烟花一朵接一朵相继在夜空盛开,不管此刻有没有眼睛、头或者用来发出感叹声的嘴,夜市上的非人们都摆出了仰望的姿态,注视着在天穹上奔涌的流光。

叶修侧过头,却发现对方正好也在转头看着他。韩文清的面孔被烟火的光芒照的明明暗暗,表情几乎称得上有点柔和。

他觉得自己被握住的手稍微紧了一下,对方开口道:“你……”

“——你们是今年的防火英雄,恭喜!”

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边的,有着熊一样体积的大白狗说。

韩文清:“……”

叶修:“……”你要把我的手捏断吗!

这座小桥在夜市的上方,下面挤满了欢呼的鬼怪们,而桥上就只有他们两个,外加那只大白狗。“我是夜市的主办,”大白狗说,“现在活人来这里可不多见了。”

“我真是不小心掉进来的。”叶修诚恳道。

“不管是怎么进来的,你们应该都需要从那棵树出去吧?”大白狗挥了挥爪子,有一片花瓣掉在了他们相握的手上,然后是更多片——他们回头的时候,看到那棵白树就在他们身后。

大白狗递过一个看起来像是话筒的玉器:“按照惯例,作为今晚的胜出者,去发表个简短的获奖感言吧。”

叶修耸了耸肩,往前迈了一步,下面好像连喧哗声都小了点,顿时让他有种在女王阳台上演讲的错觉。

他抓住韩文清的手,高举起来:“观众朋友们你们好吗!——”

“好!”下面传来声浪,许多钱包被扔到了桥上来。

大白狗:“……”

“首先,我们站在这里,要感谢倒霉的青鸟先生或者女士,感谢场外赞助王大眼道长,感谢领路的鲤鱼先生们和热心的天狗巡逻队。”下面小鲤鱼叽叽喳喳的声音在一群喧哗里隐约能听见,飞过去的天狗冲他们挥爪,“还有每一位摊主,感谢你们带来精彩的项目,虽然是活人,我们也在BAIGUIYESHI里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谢谢大家,此处应有掌声!”

一阵掌声中,又有鬼把头扔上天了。

“讲的还不赖,”韩文清在一边说,“你要是早这么能说的话,冯主席做梦都要笑醒了。”

叶修用手捂住话筒的顶端,悄声说:“也感谢命运的红线。”

韩文清被噎了一下,没说话,却用力地握了握他的手。

“命运的红线!命运的红线!”鬼怪们欢呼。

叶修:“……”

“提醒你一句,那个话筒整个都是扩音的,你捂着顶上也没用。”大白狗在一边说。

叶修:“……”伪造高科技山寨产品就不能敬业一点吗。

他冲大白狗一伸手:“传说中的神秘奖品呢?”

大白狗痛快地从自己的皮毛里摸了摸(韩文清:……),掏出了一袋东西放在他手上。叶修定睛一看,是袋狗粮。

大白狗:“……对不起搞错了,不是这个。”

它飞快收起狗粮,拿出了一对兽角似的东西。叶修拎着看了看:“这是什么?犀牛角?”

“你们也有心有灵犀的说法,拿着这个,就算再远也可以知道彼此的事情,不怕没信号。”大白狗说,分别把犀角放在两个人手里,“不过第一次用的时候可能会出现点意外,以后就好了。”

风卷着雪白的花瓣飘过去,叶修和韩文清同时觉得周围的景物开始变淡,那些喧闹的鬼怪、光怪陆离又热闹非凡的夜市、烟花和小桥、还有面前的大白狗都渐渐看不清楚了。在坠入黑暗之前,他们听到大白狗说:“被红线牵住的活人啊,你们也要好好珍惜这宝贵的缘分……”

“……以及我才不是跟风狗呢,你们这群可恶的人类汪。”


叶修揉着眼睛从地上坐起来。

这条街他很熟悉,往前拐个弯就到便利店了,他就是在这被青鸟的那支花砸到头的。天边隐隐透出黎明的光芒,他扶着额头,觉得自己就像做了一场奇怪的梦。

他拨了拨头发,两片花瓣从上面掉了下来。

他这才发现手里捏着一个犀牛角似的东西。另一边的手腕上还有被绳子勒过的痕迹,却没什么疼的感觉,掌心里仿佛仍残留着余温。

叶修拎着犀牛角研究了半天,也没明白具体要怎么用。他试探地对着它叫了一声:“韩文清?”

接着他眼前一花,身体轻了轻,好像砸在了什么东西上面。他蠕动了一下,垫在他底下的东西软绵绵的,对刚从冬日的街道上过来的他显得特别温暖。

他一低头,就看到了韩文清的脸。

“从我身上下去!”韩文清怒道,他整个人都被压扁在床上了。

叶修乖乖滚到床的一边,看到对方手里也捏着那个犀牛角。“我说老韩,”他支着手肘说,“咱们还真不是做了场梦啊?”

“是梦我还用费劲去把你拽出来?”韩文清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叶修吐了口气,躺平在床上不动了。现在他才感受到疲倦——但这一晚的经历,那些奇形怪状的非人、妙趣横生的摊位、巧克力与酸梅汁的味道、照亮夜空的烟火……这如同怪谈一样瑰丽的百鬼夜市之行,大概会永远留在他们的记忆中。

“不过这个犀牛角有点厉害啊,”他翻来覆去地看手里的战利品,“简直跟炉石一样嘛!”

韩文清这时候掏出来一个小纸包给他。

“这是什么?”叶修莫名其妙地拆开。

纸包里是一块做成星星形状的点心。他恍然大悟:“哦就是坐船那个时候的,豆沙馅的……”

“摘个星星给你。”韩文清说,“情人节快乐。”


END

评论
热度(1279)
©下沙小可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