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沙小可爱

抱图、转载请注明出处呀~谢谢合作^O^

天下唯有美景美食美人不可辜负~

已入全职坑,目测短时间内难以爬出= ̄ω ̄=
主食韩叶,伞修,喻黄,双花,林方,肖戴,以及不带刘白告玩耍…
窝内囤积各类美味的文字~欢迎来玩

【伞修】苏沐秋是我的谁

雁锦卿:

欢迎订阅TAG“轮CP卖安利”ww(这什么鬼

一篇文表明我为什么站伞修。

我发现我笔下的人物确实苏力不足……不足就不足吧,还是要写我心里的伞哥。

点文从千粉欠到两千粉……然后我就超脱了……脑洞大开弄出了这个系列,大致就是把我的站队CP依次轮一轮,全都是原著向中短篇,大二十来对CP的样子……来张嘴我喂你们吃安利啊~

这个系列就当是点文的还债paro吧这么想想觉得自己真机智ww(。

其实就是想阐述一下为什么看完原著之后萌上了这些CP。

关于本篇,我写的其实一直都是伞修伞……不过为了美观的两字前缀(你个强迫症真是够了)就不多打了,文前提示大家知道就行,纯清水无差向。

四大谜之攻受站队:伞修伞、卢刘卢、高乔高、江周江……

 

 

==============================

 

 

陈果站在凳子上踮起脚,把一串毛茸茸的拉花挂在网吧大厅的天花板上,她努力把拉花往天花板上按了按,扭头问站在底下的苏沐橙:“诶沐沐,我这拉花挂正没?”

 

“唔……我这个角度也看不太清楚呀。”苏沐橙扶着陈果站的椅子抬头往上看,辛苦地观察了一会儿后转头求助坐在前台埋头打游戏的叶修,“叶修你看一眼,是不是挂正了?”

 

“这东西一定要挂正吗?”叶修不情不愿地抬起头随便看了一眼,然后迅速地重新把视线投向游戏画面,“而且今天又不是什么节,老板娘你这么弄会把明天来上网的人吓着的。”

 

“……”陈果僵硬地看着天花板深深吸气,一遍遍告诉自己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不能对叶修发脾气,她自己辛辛苦苦地忍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破了功,跳下凳子奔到前台猛拍桌子,气得语无伦次。

“叶修!你这是什么态度!让你去买东西你不愿意!挂东西你不愿意!现在让你看一眼你也不愿意!我这都是为了谁啊!这次一走就不回来的是你又不是我!你走的就这么利索……一点舍不得都没有……”

陈果说着说着声音就低了下去,觉得自己拍桌子的动作实在是够傻,尴尬地收回手后又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最后有些黯然的撇过头,求助地看向一边的苏沐橙。

“你……要走就走吧,我这儿还有沐沐陪我呢。”

“别这样啊老板娘。”叶修能在陈果的怒火中泰然自若,对着她现在这样的情绪反倒有些不自在,于是安抚地拍拍她,“你这又不是第一次送我离开了,这么大惊小怪的干什么。”

“那不一样。”陈果下意识反驳,说到一半却又接不下去。上次送叶修走的时候他们刚拿了冠军,都还沉浸在莫大的喜悦里,大家一起热热闹闹地送叶修荣归故里,况且没过几天就又传来叶修带领国家队出征苏黎世的消息,那个时候当然也会惦记他,不过知道他在另一个地方还在为荣耀拼搏,着实将这份惦念冲散不少,世界邀请赛打完之后叶修就又回了兴欣,说反正这次是被家里赶出来的可以多待一会儿,这一待就是半个常规赛,然而今年叶修再也没理由不回家里过年,于是春节假放了之后叶修又留了几天,眼见着快到了年三十,终于不得不走了,今年只剩下她和苏沐橙两个人,孤孤单单地守着兴欣。

她这么多年一个人习惯了当然没问题,可这是沐沐这十年来第一次不和叶修一起过春节吧?还能有和家人团聚的机会,应该为他高兴才对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有点难过。

陈果想的有些出神,叶修拿着账号卡在她面前晃了好一会儿,纳闷地问:“真不要啊?就算不要也不用这么视如无物吧,好歹这账号卡也是职业级的。”

“啊?”陈果回过神来,茫然地看着眼前晃动的账号卡,“你刚才说什么?什么职业级的?”

“账号卡。”叶修耸耸肩,将手里的账号卡放在前台上,“君莫笑送你了,兴欣需要它。”

陈果怔了一下。

“你自己留着吧,兴欣不能要。”她说,把账号卡塞回叶修手里,“它属于你和……苏沐秋,也只有你们两个能玩好。”

“你想太多了,沐秋不会介意的。账号卡放那儿又没什么用,正好让它发挥一下剩余的光和热。”叶修懒洋洋地回答,而后又好奇地问,“那沐橙呢?也不能用?”

陈果咬牙,脸色不善:“你再跟我强词夺理的话……”

“订餐快送到了我去等。”叶修识趣地马上转移话题,飞快地奔到门边去守午饭,他拎着一塑料袋外卖盒子回来的时候见陈果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很是莫名的多看了两眼。

“又想什么呢这是?”他纳闷地问。

“苏沐秋在你印象中是个什么样的人?””陈果喃喃地答,而后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不安地倒吸一口凉气。

“呃……我不是故意冒犯……”她手忙脚乱地解释,苏沐橙冲她摆摆手,指了指叶修手里的袋子。

“没什么冒犯不冒犯的啊,边吃边说吧。”

为了给叶修送行陈果将网吧关了一天,三人围在摆着几样好菜的桌前,捧着方便面互相对视。

“我都要走了你们就招待我这个?”叶修捧着一碗红烧牛肉面一脸生无可恋,苏沐橙捧着一碗香菇炖鸡面泰然自若。

“忆苦思甜嘛。”她对着叶修眨眨眼,转向捧着老坛酸菜面神情木然的陈果,“发什么呆呢?快吃啊果果。”

陈果应了一声,刚挑起一叉子面,就听叶修在一边悠悠开口。

“沐秋做饭很好吃。”他怀念地说,用叉子戳了戳桌上的外卖,“在沐橙还在研究怎么做好方便面的时候,沐秋闭着眼睛做的饭都已经能征服我的胃了。”

 

“哥哥哪有闭着眼睛做过饭?”苏沐橙抗议,为了哥哥毫不犹豫揭露叶修的无耻嘴脸,“你个一天只知道饭来张口毫无进取上进之心的人还嫌弃我,活该哥哥不做饭给你吃。”

 

“沐秋一忙起来不从来都一心好几用的吗?有次我就见他一边给你写通知书上的家长反馈一边往锅里扔白菜和胡萝卜,还在顺口威胁我再不上游戏工作去就把我扫地出门。”叶修言之凿凿地说,而后无辜地向陈果澄清,“沐橙说话没说全,沐秋做饭不带我的份基本都是因为我偷懒不洗碗。”

 

“……你是怎么做到把这句话说得理直气壮的?”陈果哽了一下,幽幽地问,“连碗都不洗,你在这个家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叶修气定神闲:“技术入股。”

 

陈果倒吸一口凉气,第无数次被叶修的不要脸打击得摇摇欲坠,苏沐橙在旁边却突然会心轻笑,她在叶修和陈果看过来的视线中按着不住上翘的唇角,眉眼弯弯地点头。

 

“其实叶修这么说也对啦。”她歪歪脑袋向陈果解释,神情既温柔又带着些许骄傲,“果果你知道我们从小是孤儿,哥哥也没比我大上几岁,却坚持把我送去上学,自己挣钱养活我们两个人……唔,他大概做过所有他能做到的事情吧,开始是贴小广告啊,发传单啊,洗盘子啊这些,发现自己打游戏有天分之后去各种游戏里帮人带练、打黑赛、参加有奖金的线上线下比赛,其他的甚至还包括买菜砍价和记商场的打折日期,包揽平常家里的做饭洗衣服这些事情……哥哥很能干对吧?”

 

“一直觉得遇见叶修之前哥哥虽然喜欢游戏,虽然有天分,但他始终是把它看成一项生计而不是一种兴趣,对那个时候的哥哥来说……提兴趣太过奢侈啊。”

 

“后来遇见叶修之后,他们成立了个小工作室接任务,在每个游戏里一起跑地图一起下副本一起打比赛,他们两个都玩得很好,我们的生活过的也宽松很多,两个人一起努力总比一个人独自支撑来得轻松……再后来有了荣耀,哥哥开始有心思研究装备编辑器,大概那个时候哥哥才真正把它当成是一个兴趣吧。”

 

“其实也不全是。”叶修摇摇头,低头扒拉了一叉子方便面,“不管什么时候他都记得自己首要的任务是赚钱养家,沐秋是个挺少年老成的人,最开始我们还不很熟时大半夜趁你睡觉时聊过很多次,他很坦然地说自己玩游戏最主要的原因是能赚钱,而且完全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相反会因为游戏给了他生活的保障而对游戏更为用心。”

 

“诶,这样吗?我完全不知道你们还聊过这么正经的话题。”苏沐橙新奇地感慨,然后问他,“后来我睡得也晚了呀,好像完全没发现你们有过这么正经的对话。”

 

“那不都是后来的事了么。”叶修回忆了一下时间点,一脸理所当然地耸肩,“后来有些事情就不需要特意摆出来说了,知道就行呗。”

 

“和我想的有点不一样……叶修,我一直以为苏沐秋也和你一样是那种视金钱名利如无物一心只为荣耀输赢的人……”陈果怔怔地说,慢慢晃了晃脑袋,“不过被你们这么一说又觉得……果然这才应该是苏沐秋……我思路有点乱。”

 

“有什么可乱的,我们毕竟经历不同,他要是一个人拉扯沐橙这么多年还和我想的一样那才真离奇吧。”叶修看了陈果一眼,淡定地补充,“用沐秋的话说,我就是那为爱私奔充满幻想的落魄贵族公子哥,他才是脚踏实地理想实际一步一个脚印的光荣劳动人民——并且他对我的单纯不求名利只看输赢一直抱有我就是还没真正饿着这种想法。” 

 

“……说的也是啊……”陈果拄着下巴自己理了半晌,忍不住不确定地问,“所以苏沐秋是比较认可荣耀商业化的人吧……这么说当年要是他当嘉世队长的话……和陶轩大概……”

 

“那还有没有别的冠军队都不一定,这种假设没意思。”叶修摆摆手,心无旁骛地继续吃面,“不过确实一直是沐秋和陶轩比较聊得来,包括我们刚认识陶轩那会儿,在很多想法打算上他们两个其实都有很高的共识。你知道……沐秋在荣耀的各个方面都很有天分,而我就是个摸键盘打游戏的。”

 

陈果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一句问话脱口而出。

 

“那要是苏沐秋还在的话,会不会……会不会把你逼出嘉世的就是苏沐秋了?”

 

这话一出不仅惊呆了陈果自己,连正在吃面的苏沐橙也突然抬头向叶修看过来。

 

“不会。”叶修想也不想就答了这么一句,说完后自己也愣了一下,放下手里的泡面桶组织着自己的思路和语言。

 

“不会、”他兀自又重复了一遍,和上一遍一样干脆坚定。

 

“他的想法我有些可能并不推崇,但是他为什么会这么想我完全明白,如果换做我是他大概也会是同样的选择。以及虽然我的有些想法沐秋也并不完全赞同……但是他一直非常尊重。”

 

“时间隔得太久远,很多事情我记不太清了……但我记得我们刚做代练那会儿,我是有多放不下姿态去和雇主去讨论争执几十块钱或者一两样材料的增减。我还不适应为了生计去计较这些……你们知道,我现在依然不太适应。”

 

“当初没意识到,现在回头一想,怎么我就宁折不弯了这些年,后来的日子当然是因为条件好了没有弯的必要了,而最开始最难的那段时候,完全就是被沐秋那个家伙保护住了。他也不喜欢这些东西,不过他二话不说就揽下了,让我继续不分地点场合地守着自己那点高姿态,想想自己真是够不懂事的。”

 

“这就是沐秋和陶轩的不同所在……我拒绝露面这几年陶轩一直在做的不是应付记者,而是劝我,他们两个一个是试图改变我,一个是试图让我不变,所以如果沐秋还在,我们绝对不会闹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我和沐秋或许是身处两条不同的路上,但终点一定都是荣耀,既然殊途同归,何妨结伴同行。”

 

“啧,老板娘你说你没事想这些如果干什么。”

 

陈果怔了半晌,突然跳起来直奔网吧的冷饮柜,背对着叶修和苏沐橙狼狈的抹了会儿眼角,抱了十来罐啤酒出来。

 

“干了!”陈果高举着一罐啤酒作豪气干云状,红着眼角对叶修和苏沐橙用力地笑。

 

干杯吧,为了那个本该和叶修一起长长久久结伴同行的少年,为了那个还没登场就已经谢幕的少年,为了那个少年老成又温柔赤诚的少年。

 

干杯吧,为了这个从此一路独行的叶修,为了这个骄傲的强大的温柔的执着的叶修,为了这个为荣耀坚持了十年还可以再战十年的叶修。

 

干杯吧,为了命中注定相遇的彼此,为了这对联盟无缘得见的搭档,为了这对相处寥寥两三年回忆足够填满余生的无可替代。

 

叶修和苏沐橙拿起啤酒,三人凌空干脆一碰。

 

“干了。”

 

 

 

叶修被陈果和苏沐橙吃力地架到楼上去也就是四五罐之后的事情,叶修的酒量是真不行,陈果又坚持拉着他不撒手,最后的结果就是叶修僵直着被两个姑娘架到了储藏间,把他安顿好后两个姑娘都隐隐见汗,抹着额头互相看看。

 

“沐沐……对不起。”陈果轻声说,难受地抿紧唇,“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

 

“真的没关系啊。”苏沐橙轻轻抱住陈果,摸了摸她软软的长发,“不管有没有人提起哥哥,他都在我们心里的。虽然哥哥离开得实在太早,但联盟里留下了他的沐雨橙风,留下了他的却邪和千机伞。其实我也不需要太多人记住哥哥,我知道他在我心里,在叶修心里,永永远远不会被这个世界完全忘记,我就觉得他还在,这样……我也就知足了。”

 

“嗯……”陈果带着哭腔应了一声,两个早早失去亲人的姑娘静静依偎在一起。

 

 

 

叶修这辈子第一次喝这么多酒,整个人都迷糊过去了,却睡得极不安稳。他辛苦地皱着眉头,梦境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一串串记忆深处的碎片纷繁驳杂地向他涌来,断断续续绵延不绝,他仿佛一个人在梦境中穿行了很久,行走过一道道有关苏沐秋的回忆的洪流,最终梦中的人影渐渐清晰,狭小的难以立足的出租屋里摆了两张窄窄的单人床,一张床上睡着呼吸平和的苏沐橙,另一张床上十八岁的苏沐秋和十八岁的他以近乎拥抱的姿势挤在一起,三人都已经陷入安稳的酣眠。

 

那是他这辈子离另一个人最近的时候,身心都是。

 

叶修仔细看着苏沐秋的脸,十年不见,他平日回忆出来的样子已经有些模糊,如今在梦里,在他回忆的长河中,这个少年的眉眼依旧在他心中清晰如刀刻。他在一边静静的看着,看到十八岁的叶修把腿压在苏沐秋的肚子上,苏沐秋被压醒,茫然地找了一会儿原因后正在试图在叶修的镇压下起身或者把叶修的腿推开。

 

叶修突然觉得他有许多话想对苏沐秋说。

 

他想说沐秋你看,虽然你离开了,但我在荣耀这条道路上的每一步都有你的参与,我走进嘉世时拿着你的却邪,走出嘉世时却把它弄丢了,结果帮我重新返回职业赛场的是你的千机伞。而现在我退役了,要从荣耀中离开了,什么都没带来,走的时候只带走了你的君莫笑。你看,你何止陪了我这十年。

 

他想说沐秋你看,我还记得当年我们互相拼记录的日子,后来听沐橙说你一直偷偷告诉她荣耀上我是最强的,其实在我心里你也是最强的你知道吗,虽然十八岁的我肯定不会这么跟你说,但我一直这么觉得,我给你留了一个三十七连胜等着你去打破,不管你最后会不会来,记录我都给你留着。

 

他想说沐秋你看,我和你一样也从头再来了一次,过程很艰难,但我走过来了,就像你一样。你那么强我当然不能拖你的后腿,我一直有很多个对手,也有很多个队友,但你还是那个独一无二,无可取代,你对我来说这么特别,我好像意识到的太晚了,你是没有机会知道了,觉得可惜没。

 

然而最终直到苏沐秋搬开十八岁的叶修的腿,安定地重新入睡,叶修依然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沐秋。”储藏间里陷入疲惫沉眠的叶修嘴唇动了动,喃喃地说。

“我这置身荣耀的十年……过的很好。”

 

“你看到了吗。”

 

 

 

——END——


评论
热度(1226)
©下沙小可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