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沙小可爱

抱图、转载请注明出处呀~谢谢合作^O^

天下唯有美景美食美人不可辜负~

已入全职坑,目测短时间内难以爬出= ̄ω ̄=
主食韩叶,伞修,喻黄,双花,林方,肖戴,以及不带刘白告玩耍…
窝内囤积各类美味的文字~欢迎来玩

【陈果生贺】电竞之家专访:陈果与她的兴欣战队

雁锦卿:

电竞之家专访:陈果与她的兴欣战队

 

撰稿人:常先。

 

 

 

很多熟悉我的人都知道,当年我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小记者时,除了一颗热爱荣耀的心与一份刚刚到手的工作之外什么都没有,很多事情都不懂,也不知道审时度势炎凉冷暖,对什么都充满激情,差不多在同一时间,顶着草根战队标签的兴欣战队刚刚成立,在众人的冷嘲热讽与不看好中跌跌撞撞的开始了他们的挑战赛征程,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正式成为了兴欣战队的随队记者,

 

“可能正是因为小常你也有一颗充满梦想的热烈纯粹的心,所以才能陪兴欣一起风风雨雨的走过这么多年吧,现在想来的话,你和兴欣的相遇,真是再合适不过了。”兴欣战队的美女老板陈果曾经有过这样的评价,对我来说,真是没有比这再好的认可了。

 

关于陈果,荣耀圈对她的讨论和研究不少。她是职业圈里除了义斩身份特殊的楼冠宁之外露面最多的战队老板,身为唯一的女老板本身就引人注目,加上人长得又很漂亮,兴欣战队更是从建立之初起就满载着关注度摸爬滚打一路向前,收获的注目自然不少。业内常常评价她是梦想照进现实的典范,她的成功经历也充满了不可复制的传奇色彩。在兴欣战队又一次获得了职业联赛冠军之际,应粉丝之邀,电竞之家将对陈果进行一次专访,我有幸接到了这个采访任务。

 

我所认识的陈果,和你们想象的或许不太一样。

 

我从当年还是个小记者时就跟在兴欣的后面,当了这么多年的兴欣随队记者,常常能见到他们在生活中鲜为人知的一面。比如陈果,外界似乎一直觉得她是个眼光毒辣手段丰富雷厉风行的女强人,但私下里我所见到的,始终是这么多年一直亲昵的叫我小常的陈姐。

 

我找到她要约她做采访时,她正乔装打扮鬼鬼祟祟的窝在兴欣网络会所里。这家网吧这么多年过去后依然正常运营,原先为俱乐部改建的二楼已经又改回了网吧包厢,兴欣俱乐部早已在几年前搬至一处独立的建筑里。当然,现在每天来这里上网的全是兴欣的粉丝,他们从全国各地赶来,表达着自己对战队的喜爱与支持,送上各种精心准备的礼物,相聚在这里寻找着同好,努力传递着自己对战队的爱意。

 

“我就特别喜欢待在这里。”陈果笑着说。“每次来这里待一会儿,都能感受到满满的动力。我经常偷偷过来,有时也加上那些已经退役的老朋友,当然现役队员是不怎么会来这里的,对他们来说,保持一颗对荣耀对胜利单纯的心比让他们包围在鲜花与掌声里要好得多。”

 

“这个观点听着可是有些耳熟啊,叶神的理念?”我坐在二楼网吧包间里,和陈姐相对而坐聊着近况,摊开记录设备。“那陈姐,我们的采访就在这里开始了?”

 

“嗯,就是叶修这么告诉我的,那家伙虽然常常不好好说话,每次都把人气得要死,不过你知道的,他在我们兴欣始终站在无可超越的位置,他给的建议,我们不会质疑。”陈果点头承认,然后摸摸自己的脸,以商量的口气问我:“我今天又图省事只扎了个马尾辫就出门了,也没化妆,今天就先不拍照了吧?等我回头挑张好看的给你发过去。”

 

我不由失笑,点头同意后,慢慢聊进了正题。

 

“这次兴欣又一次拿了冠军,队长乔一帆第一阵鬼兼战术大师的实力名不虚传,在团队赛中显示出了极高的战术素养与全局意识,最终兴欣顺利夺冠,陈姐肯定很高兴吧?有什么话想对兴欣说呢?之后又采取了什么庆祝活动?”

 

“那当然是很高兴啦。”提起这个陈果显然至今仍然颇为激动,她兴致盎然的朝楼下指了指,跟我热情的介绍。“今晚在一楼就有我们家粉丝举行的庆祝活动,小常你要没什么事不如留下来一起参加?至于想对兴欣说的话……比赛完之后就有记者找到了当时正在场内关注的我,我说了好长一段话,最后都被他一句话概括成‘兴欣战队老板陈果情绪十分激动,像是兴欣脑残粉一样语不成句’,可把我郁闷死了,这个问题我还是跳过吧。”

 

“嗯,那也行。”这个报道我也看过,主笔记者向来对兴欣敬谢不敏,能有如此评论并不奇怪,不过他所说的情况,倒还真的算是个问题。陈果当年收留了被嘉世驱逐的斗神叶修,在这之前她就是斗神的铁粉,帮着偶像追逐梦想重回巅峰听起来特别励志,不过的确有一些人对此表示讽刺,说兴欣的成立就是个狂热脑残粉的好运气故事。“其实外界一直有这样的评论,说您其实就是个脑残粉。陈姐对这个问题怎么看?您觉得您和粉丝的区别又在哪里呢?”

 

“我确实是兴欣的粉丝,我觉得这个也没什么不对的。自家老板都不粉自家战队那算什么话?”陈果马上反驳了我,而后斟酌了好一会儿,似乎自己也在慢慢的想,找着合适的措辞。“至于我和普通粉丝的区别……我觉得是我不光喜欢他们,心疼他们,更能竭尽所能的给他们一切我能给的帮助吧。就像圈内都知道兴欣的选手待遇特别好,年薪大概是诸多战队里最高的一个,就是因为我站在战队老板的角度,更能看到职业选手这几年是如何辛苦,而退役之后的道路是如何的艰难,如果说他们的职业生涯就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炽热的火,那么燃烧过后可能真的只剩下灰了,我改变不了这个现状,只能尽我所能的给他们提供更多的积蓄和机会,希望他们不光有璀璨的现在,更有美好的未来。”

 

我想这就是我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过去依然像最初一样爱着兴欣的原因吧,兴欣的老板娘,她荣耀玩的不算太好,性子也有些冲动莽撞,更没有一颗商人本色利益最大化的心,可是这么些年,她极为长情的爱着荣耀,爱着兴欣,以最温柔的姿态小心翼翼的呵护着选手们和她自己的初心,妥善安放,简单美好的让人只是看着,就会生出无尽的希望来。

 

“真好啊。”我心里好像有很多话想说,到最后却也只能说出这么苍白的三个字。或许叶修只有在这样的兴欣中,在这样的老板娘手下,才能奇迹般的时隔七年,再次拿下职业联赛的冠军吧。

 

“当年在叶修退役之后,荣耀圈很多人预测兴欣也会昙花一现,从此一蹶不振,那么兴欣是怎样继续披荆斩棘,一路向前的呢?”我忍不住问。

 

“因为我们还有一群很棒很棒的职业选手啊!我们兴欣可不光只有叶修的!”陈果理直气壮的回答,自信满满的挥舞着手臂。“我们有联盟第一枪炮师沐沐,有转型再封神的方锐,有全局观特别好的一帆,有大神杀手的莫凡,有很多很多人,我们当然能够继续向前!”

 

她说的自信而又笃定,对此似乎根本无从辩驳,或许这个问题当年兴欣的前任队长苏沐橙已经给出过最好的回答了吧:“兴欣从成立的一开始就面临着种种考验,叶修在的时候我们可以经受得住这些考验,叶修不在的时候我们当然也撑得住,一直在为不懈努力的,从来都不只有叶修一个。”

 

我们正说着话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然后没等我们有所反应的时候来人便推门进来,我看过去,发现魏琛和乔一帆一起出现在门外。

 

看来刚才敲门的是乔一帆,直接推门的是魏琛了。乔一帆礼貌而充满歉意的跟我打了个招呼,魏琛则好奇的看我一眼。

 

“小常怎么在这儿?”他问陈果。“不是说今天老朋友都来这里聚一聚吗?”

 

“小常临时打电话过来说要给我做个专访,我就让他直接过来了,反正你们和他也这么熟。”陈果回答,冲魏琛招手。“过来,我闻闻你今天抽烟没。”

 

“你那是狗鼻子啊这么灵?”魏琛吐槽,不过依然听话的凑过去让陈果闻,两人在一边小声的对呛,依然和以前一样充满活力,他们结婚也有几年了,职业圈里基本都知道。

 

“陈姐最近在监督魏琛大哥戒烟,他们家小姑娘一闻爸爸身上的烟味就咳嗽。”乔一帆坐在一边,笑着对我解释。“今晚前辈们都会回来这里,说要趁着夺冠的喜讯聚一聚。叶修前辈,苏沐橙前辈,方锐前辈……他们都会回来,一会儿就是约好的时间了,常记者既然赶上了就一起吧。”

 

“不了,采访结束还有事情。”兴欣的原班人马聚首吗?我虽然特别想参加,不过还是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把时间留给他们。“我现在在做陈姐的专访,一帆队长也说两句吧。”

 

“诶……好啊。”乔一帆想了想,看了眼在一旁和魏琛低语的陈果。“陈姐的话,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永远待不住,隔三差五跑到训练室去看热闹,和兴欣的职业选手挤在一起看战队的训练分析和比赛回顾,碰到不懂的地方也不好意思打断节奏去问,总是坚持晕乎乎的从头听到尾。常常奔走在银装研究部和工会分部之间充当苦力与待宰的金主,每天都在为银装和工会的各种离奇要求问题伤透脑筋还要尽力完成,甘之如饴的为到处兴欣奔波,看上去实在不像是高高在上的战队老板,更像是个兴欣的狂热死忠粉。事实上她也确实不喜欢别人叫她陈老板,兴欣上下一般都叫她陈姐或者老板娘,女选手和女性工作人员更是一直都叫她果果姐。”

 

“兴欣这些年,无论是比赛与商业化之间的关系,还是选手的心情与自身问题,陈姐一直都关注的比谁都周到。她说自己既然没有打比赛的天赋,那后勤一定要给我们做好,有些时候她做的可能有不够完善的地方,可能也会好心办坏事,但是处于兴欣的我们,一直是被陈姐坚定而温柔的保护着啊。”

 

“她啊,就是个傻女人。”魏琛在一旁突然插了一句,他说完这句话,自己倒先笑了。“不过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傻一点反而会多受眷顾一点。兴欣也都是群好孩子,她傻乎乎的,大家也真都陪着她一起傻乎乎的,什么都不想,就一心为荣耀,圈里那些烦心事情,兴欣见得最少。”

 

“说谁傻呢。”陈果不满的反驳,我知道了兴欣的老队员即将回来的消息,这场专访看起来只能先这么结束了。收拾了对话资料,我最后问她:“陈姐最后说点什么吧?就当给这次专访结个尾。”

 

“非要说点什么的话……”陈果想了一会儿,对我展现出个特别温暖的笑来。

 

“感谢那个雪夜能让我遇见叶修,很多人的命运,从此为之改变。”

 

说话间已经陆陆续续有人进来,苏沐橙,唐柔,莫凡,方锐,安文逸,罗辑,包荣兴,伍晨,关榕飞……叶修。当初组建起兴欣的所有人马把自己伪装的严严实实出现在这个兴欣网吧二楼的小包厢里,我起身告辞的时候,打开门,楼下是粉丝汇聚起的庆祝兴欣夺冠欢乐的海洋,包厢里是兴欣原班人马聚在一起不着边际的谈天说地。

 

每个人都笑容灿烂。

 

 

——END——


评论
热度(288)
  1. 下沙小可爱雁锦卿 转载了此文字
©下沙小可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