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沙小可爱

抱图、转载请注明出处呀~谢谢合作^O^

天下唯有美景美食美人不可辜负~

已入全职坑,目测短时间内难以爬出= ̄ω ̄=
主食韩叶,伞修,喻黄,双花,林方,肖戴,以及不带刘白告玩耍…
窝内囤积各类美味的文字~欢迎来玩

【伞修伞】十年

鹜离:

有妹子当面问了虫爹伞哥不抽烟,所以修改了BUG


++++++++++


谁都知道苏家的小妹有两个好哥哥。


一个是她的亲大哥苏沐秋,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比苏沐橙大不了几岁的年纪却把他们自己的小家打理地井井有条,看他一天到晚忙的像个陀螺转个不停,脸上却总是能从容得体的笑,上至房东大妈,下至邻居家的熊孩子,没有不觉得他好的。


当然那是在外人面前,在苏沐橙眼里,这是一个喜欢捏妹妹脸,饭后把碗甩给妹妹洗,袜子很容易穿破还要妹妹补,要用120分贝的呐喊才能叫起床的恶质大哥。


啊,还总争分夺秒地打网游。


另一个是与苏沐橙没有血缘关系却和他们一起住的叶修,在外人眼里是和苏沐秋完全不同的反面教材——吊儿郎当,不修边幅,常常拖着人字拖叼着烟跟在苏沐秋或者苏沐橙后面去买菜,三言两语忽悠人把菜价都压低了好几分。叶修倒不是皱着眉头发火,但他在某些时候突然咧嘴一笑,上至房东大妈,下至邻居家熊孩子,都觉得被什么奇怪的风吹了个透心凉。


但那同样是在外人面前,在苏沐橙眼里,这是个会把她被捏红的包子脸从苏沐秋的手底下拯救出来,偶尔帮忙洗碗,会把自己制造的烟灰连同苏沐秋的破袜子一起清理掉,充当120分贝闹铃制造者叫苏沐秋起床的好人。


嘛,就是成天到晚地打网游。


 


苏沐橙都不知道一天到晚呆在电脑前面,叶修的钱是怎么来的。说拮据吧,看他给苏家兄妹花钱也没什么心疼的表情,要说另有充裕的经济来源,又干嘛要跟苏家兄妹挤在一起住呢。


顺带一提,苏家只有两张床,女孩子一人睡一张,苏沐秋和叶修两人挤一张,在睡梦中互相斗争着把对方踹下去。


苏沐橙后来也习惯了大半夜隔壁传来的一听就非常疼人体自由落体后与地面狠狠碰撞的“砰!”的声音,偶尔间或叶修或者苏沐秋的低声咒骂。


苏沐秋起晚了的时候,苏沐橙就抱着自己书包跑到哥哥房间去。她叫不醒苏沐秋却叫得醒叶修。这个被苏沐橙闹醒的人会闭着眼睛熟练地转身对好方向,懒洋洋地从被子里伸出手准确无比地夹住苏沐秋的鼻子,继而气聚丹田:“老苏起床!!!!!!!!!!!!!!!!!!!!!!!”响彻云霄,直达天际。最后当着人家妹妹的面屈腿踹在苏沐秋的腰眼把他狠踹下床,自己则抱着被子安逸地翻了个身谁回笼觉去了。


整个套路如行云流水,惨无人道。用苏沐秋的话说,叶修这套招式的熟练度大概天生就是满的。


而在苏家兄妹出门,叶修睡饱了后才会爬起来,打开电脑,点开荣耀,开始他一天的日常。


 


那时苏沐橙还理解不了他的两位哥哥对荣耀这个游戏的执着与专注。在苏沐秋正式能用游戏养活自己和妹妹之前,他还是需要每天出门,回家的时候其实都很疲惫,上了游戏却又跟打了鸡血一样,他的号其实是叶修帮忙练起来的,因为他本人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升级。


他从回来到睡前,会有很大一部分时间是在与叶修一起副本,与叶修一起切磋,与叶修一起欺负人,或者与叶修一起讨论自制装备。


就是在这样紧巴巴的日子里,他们经历了荣耀的兴盛,散人的巅峰,君莫笑与千机伞的夭折,职业联盟与战队的萌芽。


 


任何事物在兴起的阶段都是发展和变化最为迅速的,而他们不是搭船的人,而是掌舵和杨帆的人,这是他们凭借自己的能力获得的位置。


 


那天,叶修挂了嘉世来的电话,点起身上最后一根烟吞云吐雾地告诉苏沐秋第二天去交合同的事情。那时苏沐秋正笑嘻嘻地用“沐雨橙风”逗妹妹玩儿,闻言转过头一脸认真地说他搜了些关于合同的资料要不要来看一看免得中了什么陷阱。叶修站起来,才往这里走了两步,就听“啪!”的一声种了苏沐秋手上纸烟花喷出的满头满脸的彩纸。叶修慢条斯理的看了他一眼,也不生气,就走进卧室去了。


苏沐橙生气地打了她哥一下:“你干嘛又来拿我的放!那是我下午刚做的!”苏沐秋躲着妹妹的追打开始绕着客厅跑圈,跑一半就看到叶修从房间里出来,手上拿着个比刚放那个还大了一号的纸烟花。这个是苏沐秋自己做的,打算明天签了合同拿到嘉世再放,没想到被叶修搜了出来。


苏沐秋见机行事,“嘿嘿”笑了两声,几个风骚的走位就闪到门口去了。


“你烟好像抽完了?我去买烟!”


 


叶修放下手中的纸烟花,按住还气呼呼的苏沐橙的肩膀,阴险地笑起来:“没事,等下他回来我们再给他个突然袭击。”


 


但是,苏沐秋却没有再回来。


 


-------------------------------------------


死亡的残酷正在于他的来临不论对象,不分时间,不管地点,突如其来地让所有都戛然而止,就此终结。不管你是不是天赋异禀,是不是风华正茂,是不是刚刚踏上征途,是不是即将苦尽甘来,是不是心有牵挂,是不是被人思念。


犹记年少轻狂时,神枪依旧笑春风。


 


全部,都失去了意义。


 


----------------------------------------------


苏沐秋死了,叶修在经历了了措手不及与失友之痛后,迅速地调整了回来,他加入了嘉世,一个人承担了原来两个人承担的职责,有了新的搭档尽管不是枪系,习惯了与自己讨论自制银装的不再是那个人,适应了身边不再有那样一个搭档和战友的日子。


嘉世第一次夺冠时,叶修已经搬到了嘉世,自己有独立的房间。苏沐橙犹豫了下,还是带着她做的纸烟花去找叶修。


那毕竟是自己的哥哥曾经热切盼望过的梦想。


 


然而等到站在了叶修房间门口,苏沐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夺冠的晚上嘉世肯定都集体出去庆祝了,叶修又怎么会在自己房间里。


她靠在走廊上,呆呆地看着露台上不知道谁晾着的嘉世的队服——那本来是她哥哥也能穿上的衣服。


苏沐橙不自觉地呢喃出声:“……哥哥。”


 


 


她身前,叶修的房间里募得传出“砰”的响声,似乎有人撞翻了椅子,之后是连续,焦急又凌乱的脚步声,急促猛烈地像失去了节奏的鼓点。


然后门被重重拉开,叶修顶着个乱蓬蓬的脑袋冲出来,他的身后烟雾缭绕,不知他把自己闷在房间里抽了几小时的烟才构成这生化武器一般的烟雾。


模模糊糊的白雾里,叶修的表情却在苏沐橙眼中愈发清晰。那是混合着让人不忍的惊喜和不敢置信,满满都是真心实意到可笑的喜悦。他站在门口晃着脑袋左右寻找,嘴里含着那个熟悉到极点的名字,就等着在看到那个人的刹那可以心满意足地吐出来。


苏沐橙手一抖,纸烟花爆了,纷纷扬扬地彩纸地落在叶修的肩头。


 


叶修在飘散的纸花慢慢冷静下来。


苏沐橙不知道,在叶修的喜悦之后,平静之前,她看到的巨大的失望是不是她的错觉。


 


像被拿走了心脏的身体,风可以从另一边透过来的冷。


叶修笑了起来,好像刚才那个悲喜跌宕的人不是他一样:“沐橙你怎么来了?”


 


苏沐橙像失了魂一样跟着叶修进了房间,一眼就看到叶修的电脑上,那个叫做沐雨橙风的角色。


那个晚上,即使过了十年,她都还记得。


那个晚上,她做了一个决定。


 


-------------------------------------------


时间会磨平一切,日子也一天天地过着。在残忍的事情,最后都变成了轻描淡写。


“你本该是荣耀最有天赋,最有成就的人才对……”


 


“我有一个朋友,荣耀打得很好。”


“……后来,他死了。”

评论
热度(69)
©下沙小可爱 | Powered by LOFTER